租賃或將主宰國內高空作業車市場
                    發布時間:2021-11-26


                           

                    經歷了冰火交加的2019年,2020年的高空車與國內絕大多數行業一樣,迎來了一個徹骨寒冷的冬天。絕大多數的租賃商的全年營銷計劃全部打亂,在主動或被動抗擊疫情的同時,也在猜測著整個市場環境的未來走向。

                    在筆者看來,2020年走勢,將不可避免的受租賃商、生產商和投資商三方面的角力。一方面,他們是行業內關系最密切的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他們之間也存在著互相掣肘的關系。租賃商和生產商將因為設備款和采購規模進行拉鋸戰,而全行業面對疫情所遭受的損失,則會促使投資商放棄盲目樂觀,謹慎、全面評估后續幾年的投資前景。無論向著哪個方向前行,2020年都必將寫入高空車行業的發展史。

                    生存or死亡?現金流已經成為租賃商生存的命門

                    如果沒有這場疫情,2020年高空車市場的劇本應該是幾大龍頭租賃商與背后的廠商力量結成不同的廠商聯盟,依托價格戰和網點戰,龍頭大型租賃商繼續2019年在全國快速擴張的節奏。而中小租賃商與大型租賃商在全國各地的市場,依賴價格、業務人脈、服務質量等不對稱優勢進行短兵相接。整個行業的生產、供應,將在殘酷競爭中繼續優勝劣汰。

                    對于中小租賃商來說,原本2020年的艱難局面就在預料之中,只有足夠的差異化運營,才有活下去的可能。而這一場疫情的襲來,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使得原本就騎虎難下的中小業者,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高空車行業比起其他的工程機械行業不同,規?;?、資本化運作是高空車行業的最大特點。以挖機為例,一個操作手投資買臺挖機,就可以自己當老板開門做生意。盡管看起來一些通用剪刀車比起挖機等大型機械設備來說單價低很多,但高空車玩家的起步資格就是幾十臺設備,稍成規模的起碼要1-200臺以上。

                    除了采購、維修、保養設備本身,相關的場租、人員、以及其他業務相關成本決定了,這是一個重現金流、重運營的現代服務業。有了現金流,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性。

                    如今,恰恰是這個最重要的現金流,成了所有租賃商的心病。

                    以某小租賃商小王為例:公司擁有約600臺高空車,2019年,每月收入在130-160萬之間浮動。每個月的廠商分期和融資租賃100多萬,人員成本20來萬,場租雜費等10萬左右,合計起來每個月固定支出一般也要在130萬上下。

                    由于高空車行業與建筑業緊密聯動的特殊性,小王在春節前一個月陸續收回了4~500萬的租賃款。去掉給員工們補發工資和獎金的200萬、物流、備件尾款4~50萬,手中還有約200萬資金的小王在同行中現金流還算上充裕,這原本讓他對渡過2-4月的淡季很有信心。

                    然而一場疫情,打亂了小王的計劃。隨著事態的發展,小王逐漸開始寢食難安。一方面因為項目停工,員工隔離等原因,他整個2月份沒有絲毫進賬。另一方面,盡管設備廠商允諾推遲一個月的設備還款,但員工、場租等硬成本卻未能減少。即便不算設備還款,小王每個月凈流出依然高達4~50萬元。

                    3月份即將到來,小王年前簽約的幾個項目何時復工依然遙遙無期。進賬空空如也,但成本支出卻巋然不動。2、3月份的員工、場租成本,再加上3月份的設備分期款項,小王手里的200萬現金最多撐到4月初。下一步何去何從,已經成了小王最大的心病。

                    進退兩難,夾擊中彷徨的高空車廠家

                    租賃商的生死,關乎著廠商的核心利益。

                    為了讓自己的銷售客戶們能挺過這個難關,鼎力、吉尼、JLG、徐工等多家廠商均給出了金融支持方案,基本為延長租賃商一個月的還款期。各家廠商愿意“拉客戶一把”的態度值得鼓勵,但對于成百上千個中小租賃商來說,只延長一個月還遠遠不夠。

                    停工=0進賬,這就是中小租賃商面前最簡單的算術題。

                    人員、場租等硬成本依然存在,如果再加上每月百萬起步的設備還款,中小租賃商就只能關門大吉了。

                    “小王”們的日子不好過,而廠家同樣面臨著艱難抉擇:此時如果逼著客戶們還款,無異于“殺雞取卵”。但現金流的困境,在部分廠家身上同樣存在,

                    一方面是亟待支付的零部件供貨款,另一方面是大量設備應收款無法按時收回。

                    失去了租賃商這個“吸金海綿”,整個高空車產業上的每一環都不可避免承壓。

                    設備應收款無法到賬還只是短期問題,市場需求不明朗才是廠家面臨的長期問題。據多方面消息,國內較大的幾家廠家,目前復工率基本在60%-80%,產能恢復不足50%。后續生產的安排,一方面靠全行業上下游的復工情況,另一方面也要看市場是否能夠恢復2018年以來高增長的態勢:去年一度擴張機隊的幾大租賃商,目前都不約而同地摁下了采購“暫停鍵”,遑論資金鏈異常緊張的中小租賃商。

                    目前來看,

                    “應收賬增多——產能削減——銷售停滯”

                    這一惡性循環已經初步顯現出苗頭,所有的高空車廠家應該像抗擊疫情一樣來嚴肅對待這個難題。對于在過去兩年嘗到了甜頭的高空車廠家來說,考驗內功的時候到了。此時此刻,

                    誰能拿到更多的設備款,誰能更精準的安排生產、降低庫存,就看各家的本事了。

                    前景存疑,舉棋不定的資本力量

                    租賃商無所事事,廠家復工艱難,銷售前景黯淡,所有的一切都昭示著外界投資前景存疑。

                    眾所周知,如果沒有這次疫情,這輪從2018年開始的高空車行情正處在市場激烈競爭的高位,價格戰和急速擴張的設備存量,正在合力改變中國工程機械業態,創造出全球第二(有望迅速成為第一)的高空車市場。在這背后,當然離不開市場本身的需求以及外來資本的強力刺激。

                    對于資本來說,高空車題材原本是工程機械領域近年來難得的炒作題材。筆者以前的文章曾經預測過,如果沒有這場疫情,高空車行業毫無疑問將從諸侯殺伐的“春秋時代”走向群雄爭霸的“戰國時代”。頭部壟斷將不可避免在未來兩三年內形成,從而出現中國版的“聯合租賃”。

                    然而此次疫情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資本所承受的壓力將進一步放大:一方面,國家和各地財政在基建、工程領域的投資預算能夠真正落實多少還是問號,外部需求是否能支撐高空車行業繼續高歌猛進令人擔心;另一方面,此次疫情對于全國各行業的資本回報都產生了較為負面的影響。對于投資商來說,如何進一步避免失血,保持足夠的回報率已成懸念:

                    是變現離場還是加碼搏一把?已成為投資人拋向天空的那枚硬幣。

                    對于曾支持某大佬迅速擴張的背后資本來說,去年第四季度原行業霸主的全面反擊已經造成了足夠的心理威懾,而此次疫情又使得下一步市場行情更加不明朗。

                    究竟需要多少錢,才能達到投資方原本想要的目標和局面

                    已經無從得知。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主動權已經不在資本手中,疫情所造成的“黑天鵝”和持有大量授信的行業老玩家,隨時都可以改變這場游戲的走向。而作為身在其中無法自拔的廠家來說,是跟著資本一起豪賭,還是加強風控,在時代浪潮中給自己套上一個救生圈,已經成了關系身家性命的選擇題。

                    后記

                    作為高空車租賃行業的一員,筆者和每個普通人一樣,既關心全國疫情,也擔憂手中飯碗。近期行業內出了不少文章,樂觀和悲觀的各種聲音撲面而來,讓很多同行目不暇接,很多粉絲在后臺留言,希望筆者對本次疫情過后的行業環境做出分析。作為一個普通的高空車從業者,筆者并非市場觀察人士,只能盡可能結合一些公開和內部消息在這里進行一個討論,也歡迎大家留言和批評。


                    高清护士又紧又深又湿又爽是有护士喝了春药在线观看.脱了护士的奶罩吃奶免费观看的视频在线网站,护士又紧又深又湿又爽有高清精品视频,无码高清在线视频等,每天发布最新福利电影,让你轻松找到福利影片。
                    a>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